久葬忘初

懒人一个,佛性写作吧。

咳,诈个尸

【金】表白 私设【黎】可以自带第一视角

   【呐,小黎】金从不远处磕磕绊绊地跑过来,夸张

的大声喊着。

    你回过头,金已经在他眼前停了下来,略略喘了口

气,露出怀里的紫罗兰,露出小虎牙笑起来。

    【唉,金这是……】

    【唔……】他像是踌躇了一下,继而笑得更灿烂了

【是给小黎的,因为我很喜欢很喜欢黎呢。可以的话,

黎也可以喜欢我吗】他的手指捲出一个不易察觉的弧

度。
     话语带着金一贯的元气,可是眼里的紧张把少年

的羞涩暴露出来。你忍不住轻轻笑起来。

     【可以哦,如果是金的话。❤️】

随手一写吧

    你一回家就不出所料地看见雷狮窝在沙发上,头枕着沙发边,已然睡熟了。你在心中默默吐槽了一遍雷狮对沙发的执念,在沙发边半跪了下来。

     哪个人说到雷狮不是谈之色变,嚣张,恶劣,野心,诸如此类的词语层出不穷。但是你知道,这双眼里的震慑淡去的时候,他就只是自己的爱人了。想着想着你无声地笑出来,手指忍不住抚上他的眉角。雷狮忽然睁开了眼睛 捉住你的手指,飞速地啾了一下,又把你揽进了怀里,蹭蹭你的颈窝,换了舒服的姿势继续睡。你小声地嘟哝起来:“怎么这么粘人呢?”

    他轻笑一声,在你耳边暧昧地吹了一口气:“养猫科动物就要做好随时被吃的准备啊。”

@陌萦

煤老板造了什么孽你要这么对他🌚

期中搞定♬(ノ゜∇゜)ノ♩ 
半死不活地来更文了。
目前计划是中篇,加前传番外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遥遥不归路(҂⌣̀_⌣́)

@陌萦

脑洞炸裂 疯狂ooc

part1
    最近格瑞沉迷上了[魔鬼恋人]这个乙女番。对,就是那个是个男主个个帅得一塌糊涂 神经思维都不正常的那个番。格瑞对一个病娇迷的不行,而且声优也是他喜欢的裕尾贵(记得不是很清楚)。到最后他干脆下载了游戏,各个版本玩过去,然后戴着耳机对着电脑笑得花枝乱颤,以致宿舍里的各位舍友都带着耳塞才能正常做事。

最严重的一次,格瑞由于沉迷过度,去教室前忘记涂发胶,被多名男生同时表白,最后被金宣告主权扛回宿舍。

part2
金最近很难过,格瑞收敛了多年的本性再次出现了,成功从智商185降成哈士奇,吓得嘉德罗斯一看见他就往自己身后躲。并且最近送情书的女生又多了,塞得桌子满得都塞不下书了。

金人送外号“外白里黑焦香脆”和艺术系的银爵和称[无常大队]。金虽然是桃花眼很招女生的喜欢,但是和和他小天使的外貌成反比的是他的毒舌。据不完全统计,被他气跑又倒追的起码三十以上。

part3
嘉德罗斯最近很高兴。金因为无法忍受格瑞的丧心病狂,找自己的次数也多了。下课常常看见他靠在教室门边等自己,是对那些告白的女生不同的温和表情。当然,如果无视身后女生们的yooooo~( ̄▽ ̄~)~就再开心不过了。

嘉德罗斯是包子脸,所以即使是大一生,撒娇还是毫无违和感。因此金也总是喜欢捏他的脸。但是今天金有突发状况来不了,说会让别人接他。虽然好气,可还是要保持大家闺秀 划掉 微笑。一回头,门边立着个格瑞。

“嘉德罗斯~( ̄▽ ̄~)~我来给你安利魔鬼恋人了~( ̄▽ ̄~)~”白色的芦荟向他扑来。
       woc,我不要见到你啊啊啊啊啊!

我自己干了什么(「・ω・)「  emmmm
@陌萦




嗯,回家路上的脑洞。

雷安 依旧是短向
        汽车引擎高频率地嗡鸣着,发出类似于突突的声音。汽车里夹杂着学生们嘈杂到极点的声音,互相交换着春游拍到的照片、玩过的项目,或者是开着热点,把游戏音效开到最大开团战。座位大多是好基友几个几个一占的,但是秉着骑士主义的安迷修明显礼让过度,好容易调到最后一个靠窗座位的安迷修旁边忽然坐下来一个雷狮。两人对视了几秒,安迷修安静地抱着包把目光瞥向窗外,不作声。

         原本做好了打嘴架准备的雷狮诧异了不止一点。作为学生会长和校霸,还好死不死地分在同一个班,两个人相当于旱极和雨极的存在,一个冰冷之至,一个温柔过头。两个人虽然不至于打起来,但日常就是拌嘴架。不过班中的女生看他们的眼神也很不友善就是了。

        再说安迷修,凭心来讲他是很抗拒和恶党一座的,然而他此刻心情很复杂。倒也不是说不喜欢旅游,只是从初中起,每次春游回来,都有一种莫名的感觉,相较于疲倦还有一点愁苦,总之他本人觉得这很奇怪也很矫情,但这种感觉就是随年龄在加重,很不舒服,无可奈何之下,只好眯着眼睛靠着窗小睡到目的地。但今天恶党就坐在身边,这情况他是无论如何也睡不着的,就跟着窗外的景色干瞪眼。而雷狮在一旁坐了好久,顺带打了几盘游戏都不见安迷修回个头,觉得颇没意思,干脆看起安迷修来。他是极其看不惯安迷修的派头的,这也并不妨碍他对安迷修五官的欣赏。安迷修最好看的是睫毛,很多人的睫毛会因为太多夹杂在一起,但是安迷修的睫毛不会,只是疏疏的整齐地排列,而且颜色极淡,阳光下面就像琥珀一样的色彩。最后他到底是不耐烦了,冲安迷修喂了一句:“你看的够久了吧,窗外很好看吗?”安迷修一时没回过神,迟钝的回了句“嗯”,语气意外的温顺,样子就像找不到家的孩子。雷狮一怔,又痞气地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 很多年以后,安迷修问雷狮为什么会喜欢自己,雷狮就讲起了这件事,不忘偷吃几口某安的豆腐。

        大概就是那时候,狮子坠入了爱河吧。他心里如此总结着。

@陌萦 我可能是假的吧。

云暗

云暗      ooc严重  请见谅  也许可能有后续
    雪夜,云梦从一户人家出诊回来。去的时候还是好好的,回门派的路上却下起了大雪。不停歇的雪夹着寒风愈演愈烈,云梦虽早有准备,撑了一把伞,仍是有些举步维艰,伞刺啦啦的响,似乎伞骨即刻便会断掉。
    路经綄云溪的时候,是一片红梅林。大多的红梅都被没进了皑皑雪色里,只剩下零星几点红,愈发刺眼。云梦一向不喜红梅,不免加快步子欲匆匆离去。也正是这时候,听见雪地里一声微弱的呜咽,她向四处望去,好容易才看见雪地里一片黑紫色的衣角。云梦拂掉了盖在上头的雪,竟是个脸冻得青紫青紫的婴孩,估计是呛进了雪,一口气断断续续几次才呼出来。
    医者仁心,云梦并不加多想就将婴孩裹进了素色长袍里。
    云梦想过许多给婴孩的名字,都世俗气极重,冥思苦想半天,还是从一首写红梅的诗里摘了两字。
    这便是暗香名字的由来。
再说那暗香,原本云梦是想教授她医术的,可暗香对医理一窍不通,倒是老做些鸡飞狗跳的事,云梦无奈之下,只好在暗香十岁那年将她送到了其他门派。暗香惊慌之至,眼泪汪汪地扯着云梦的衣角不松手,云梦又是柔声细语一顿好说,这才哄了暗香进去。
    而这一送,就是八年。
    起初云梦是乐得清闲,没了暗香搞怪,她便不用担心混错材料。可时间一长,愈发想念暗香这个小丫头。日子越久,思念越浓。这一念,也是八年。
    不知是哪一天的下午,云梦坐在廊檐下喝茶,忽而听见了房顶上传来轻微的声响,灵敏如她,云梦淡淡喝道:“下来。”从屋顶上跃下一黑衣女子,眉目间仍有青涩,但到底有了沉稳冰冷的气质。面对着云梦,那女子却轻勾红唇,眼间一派温柔神色:“今可安好。”
    云梦不语,只是浅笑。
    既已归来,自然安好。

@陌萦 我是勤劳的小蜜蜂划掉 假的

嘉金

嘉金向       上(其实是自己懒得写完)

         嘉德罗斯,凹凸大赛第一名。
         金,勉强挤进凹凸大赛的参赛者。
         两者可以说是天壤之别,像是两条永不相交的平行线,然而介于两者之间的格瑞让着两条平行线破天荒地相交,交织,纠缠不清。
         依附对手的弱者,渣滓。嘉德罗斯无数次看到金都是这样的想法。事实上他也是这么做的,大肆嘲讽,反复重复着金是个多么无用的孩子,然后看着金摸着后脑勺傻笑或者低下头局促不已地说“唉?是吗”诸如此类的话。再嫌弃伸出援手,等待他反复地道谢,既而形成一种习惯。
         很强很强的好心人,就是脾气不太好。金对嘉德罗斯的看法一如他的小天使本质。虽然是光芒万丈的太阳,带来的温度却像夏夜里闪烁的繁星,明亮却温和。灼伤只是一种表象,只要跨出一步,就会跌进温暖里。尽管每次都被怼得不像话,金依然被嘉德罗斯以曲线的方式保护着。有时候如此神经大条的金都会感叹不可思议——被太阳细心保护着的自己。
         这样一直持续到格瑞支开金,把烈斩架在了嘉德罗斯脖子上。【离他远点】格瑞冰冷的表情难得出现了裂缝。【嘁,格瑞你就这么在乎那个渣滓吗?我可不稀罕。】下意识地脱口而出,嘉德罗斯却心里极不痛快,他迅速将这归结与对对手的失望透顶,潇洒地转身离去。接下来的几天嘉德罗斯并不好过,避开了雷德和祖玛,独自一人。心里越来越清晰的浮现出金的身影,也对格瑞话中的渐渐明了。
      【嘉德罗斯喜欢金。】
      【嘉德罗斯喜欢金。】
      【嘉德罗斯喜欢金。】
        疯了,自己一定是疯了。嘉德罗斯愈加烦躁,却也不得不承认这是事实,真切得不能再真切。
         【王坠入了爱河】

@陌萦

校园假梗 凹凸全员向   (上)  get√


 
 安迷修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凹凸中学的假(划掉)学生会长。永远治理不了嘉九岁和嗝瑞的公然打(jiao)斗(ji),被校花艾米称之为恶心帅。据凯-校园大佬-莉友情透露,该会长钟情于小马宝莉多年,疑为中二病晚期。并且该会长由于(多管闲事)划掉行侠仗义过多,校霸雷狮在课堂的睡梦中都大喊其名,可见其恨意。

雷狮

        在进入凹凸中学后一星期把前任校霸打的连亲妈都不认识的高二生。据目击证人回忆称该场面十分混乱。由于屡教不改和学生会长天天较劲,并且视该会长为终身对手。不过描写他们的本子在凹凸bl地下群里销量与修罗场常年并列第一。其内容多为囚禁,道具,相爱相杀。据可靠消息,有人目击雷狮在放学后强吻安迷修,不知消息是否属实。🌞

嘉德罗斯

         凹凸市难得一见的天才,以九岁幼龄进入凹凸中学,沉迷甜食无法自拔,据悉近日正与校霸之弟热烈讨论巧克力的食用方法,不过其160斤的体重不容乐观。爱好数理化,发誓要在数学竞赛中做赢嗝瑞。经常拉着金小天使做数学,不过总是会引来格瑞。据学长的经验之谈,该三人讨论时周围气温总会骤降,是夏天的最佳避暑场所🌝。

         格瑞发小,阳光至极的小天使一枚。虽然成绩中等但也勉强说得过去。大考小考前总有全校第一和第二竞相辅导,不过金小天使似乎无法承受气温变化,常常身体抱恙而拒绝补习。最近其心理似乎也出现了不适,常寻找心理辅导室的鬼狐天冲进行辅导。据校网流传的视频显示,金小天使似乎陷入了三角关系。

格瑞

全校第二,和全校第一惺惺相惜(划掉)。个子极高,据本人称是因长年喝牛奶,且尤其爱好芦荟味牛奶。但据金小天使透露,格瑞的发型就长10cm,日用一瓶发胶。不过假的螺丝(划掉)嘉德罗斯对其喝牛奶的方法深信不疑,目前正在尝试中。据秋主任曝光,格瑞初中时期曾无意?_§:з)))」∠)_地咚金。消息很快火遍凹凸中学。

凯莉

      作为 校报主编,其写作能力一流。在凹凸bl地下群以脑洞无限,不写rou不能活著称。“只有你想不到,没有我写不了。”是其座右铭。据称,曾有一人因对她公然挑衅,被写了数十片不重复的发于校网。据说挑衅的人自己都看弯了,从此节操是路人。目前专攻修罗场和雷安,且安迷修之妹安莉洁正无偿提供素材,似乎正被凯莉带领着朝着不知名的方向前进。

         这里新人芥子一枚,梦想写开车的咸鱼_(:з」∠)_。然而只能在家母的手机上写的我似乎众生无望了。🌚 (눈_눈)    求大佬带飞。(。ò ∀ ó。 @陌萦 我终于更了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