懒人一个,佛性写作吧。

嘉金

嘉金向       上(其实是自己懒得写完)

         嘉德罗斯,凹凸大赛第一名。
         金,勉强挤进凹凸大赛的参赛者。
         两者可以说是天壤之别,像是两条永不相交的平行线,然而介于两者之间的格瑞让着两条平行线破天荒地相交,交织,纠缠不清。
         依附对手的弱者,渣滓。嘉德罗斯无数次看到金都是这样的想法。事实上他也是这么做的,大肆嘲讽,反复重复着金是个多么无用的孩子,然后看着金摸着后脑勺傻笑或者低下头局促不已地说“唉?是吗”诸如此类的话。再嫌弃伸出援手,等待他反复地道谢,既而形成一种习惯。
         很强很强的好心人,就是脾气不太好。金对嘉德罗斯的看法一如他的小天使本质。虽然是光芒万丈的太阳,带来的温度却像夏夜里闪烁的繁星,明亮却温和。灼伤只是一种表象,只要跨出一步,就会跌进温暖里。尽管每次都被怼得不像话,金依然被嘉德罗斯以曲线的方式保护着。有时候如此神经大条的金都会感叹不可思议——被太阳细心保护着的自己。
         这样一直持续到格瑞支开金,把烈斩架在了嘉德罗斯脖子上。【离他远点】格瑞冰冷的表情难得出现了裂缝。【嘁,格瑞你就这么在乎那个渣滓吗?我可不稀罕。】下意识地脱口而出,嘉德罗斯却心里极不痛快,他迅速将这归结与对对手的失望透顶,潇洒地转身离去。接下来的几天嘉德罗斯并不好过,避开了雷德和祖玛,独自一人。心里越来越清晰的浮现出金的身影,也对格瑞话中的渐渐明了。
      【嘉德罗斯喜欢金。】
      【嘉德罗斯喜欢金。】
      【嘉德罗斯喜欢金。】
        疯了,自己一定是疯了。嘉德罗斯愈加烦躁,却也不得不承认这是事实,真切得不能再真切。
         【王坠入了爱河】

@陌萦

评论(3)

热度(1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