懒人一个,佛性写作吧。

云暗

云暗      ooc严重  请见谅  也许可能有后续
    雪夜,云梦从一户人家出诊回来。去的时候还是好好的,回门派的路上却下起了大雪。不停歇的雪夹着寒风愈演愈烈,云梦虽早有准备,撑了一把伞,仍是有些举步维艰,伞刺啦啦的响,似乎伞骨即刻便会断掉。
    路经綄云溪的时候,是一片红梅林。大多的红梅都被没进了皑皑雪色里,只剩下零星几点红,愈发刺眼。云梦一向不喜红梅,不免加快步子欲匆匆离去。也正是这时候,听见雪地里一声微弱的呜咽,她向四处望去,好容易才看见雪地里一片黑紫色的衣角。云梦拂掉了盖在上头的雪,竟是个脸冻得青紫青紫的婴孩,估计是呛进了雪,一口气断断续续几次才呼出来。
    医者仁心,云梦并不加多想就将婴孩裹进了素色长袍里。
    云梦想过许多给婴孩的名字,都世俗气极重,冥思苦想半天,还是从一首写红梅的诗里摘了两字。
    这便是暗香名字的由来。
再说那暗香,原本云梦是想教授她医术的,可暗香对医理一窍不通,倒是老做些鸡飞狗跳的事,云梦无奈之下,只好在暗香十岁那年将她送到了其他门派。暗香惊慌之至,眼泪汪汪地扯着云梦的衣角不松手,云梦又是柔声细语一顿好说,这才哄了暗香进去。
    而这一送,就是八年。
    起初云梦是乐得清闲,没了暗香搞怪,她便不用担心混错材料。可时间一长,愈发想念暗香这个小丫头。日子越久,思念越浓。这一念,也是八年。
    不知是哪一天的下午,云梦坐在廊檐下喝茶,忽而听见了房顶上传来轻微的声响,灵敏如她,云梦淡淡喝道:“下来。”从屋顶上跃下一黑衣女子,眉目间仍有青涩,但到底有了沉稳冰冷的气质。面对着云梦,那女子却轻勾红唇,眼间一派温柔神色:“今可安好。”
    云梦不语,只是浅笑。
    既已归来,自然安好。

@陌萦 我是勤劳的小蜜蜂划掉 假的

评论

热度(14)

  1.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其实超喜欢这篇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