懒人一个,佛性写作吧。

嗯,回家路上的脑洞。

雷安 依旧是短向
        汽车引擎高频率地嗡鸣着,发出类似于突突的声音。汽车里夹杂着学生们嘈杂到极点的声音,互相交换着春游拍到的照片、玩过的项目,或者是开着热点,把游戏音效开到最大开团战。座位大多是好基友几个几个一占的,但是秉着骑士主义的安迷修明显礼让过度,好容易调到最后一个靠窗座位的安迷修旁边忽然坐下来一个雷狮。两人对视了几秒,安迷修安静地抱着包把目光瞥向窗外,不作声。

         原本做好了打嘴架准备的雷狮诧异了不止一点。作为学生会长和校霸,还好死不死地分在同一个班,两个人相当于旱极和雨极的存在,一个冰冷之至,一个温柔过头。两个人虽然不至于打起来,但日常就是拌嘴架。不过班中的女生看他们的眼神也很不友善就是了。

        再说安迷修,凭心来讲他是很抗拒和恶党一座的,然而他此刻心情很复杂。倒也不是说不喜欢旅游,只是从初中起,每次春游回来,都有一种莫名的感觉,相较于疲倦还有一点愁苦,总之他本人觉得这很奇怪也很矫情,但这种感觉就是随年龄在加重,很不舒服,无可奈何之下,只好眯着眼睛靠着窗小睡到目的地。但今天恶党就坐在身边,这情况他是无论如何也睡不着的,就跟着窗外的景色干瞪眼。而雷狮在一旁坐了好久,顺带打了几盘游戏都不见安迷修回个头,觉得颇没意思,干脆看起安迷修来。他是极其看不惯安迷修的派头的,这也并不妨碍他对安迷修五官的欣赏。安迷修最好看的是睫毛,很多人的睫毛会因为太多夹杂在一起,但是安迷修的睫毛不会,只是疏疏的整齐地排列,而且颜色极淡,阳光下面就像琥珀一样的色彩。最后他到底是不耐烦了,冲安迷修喂了一句:“你看的够久了吧,窗外很好看吗?”安迷修一时没回过神,迟钝的回了句“嗯”,语气意外的温顺,样子就像找不到家的孩子。雷狮一怔,又痞气地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 很多年以后,安迷修问雷狮为什么会喜欢自己,雷狮就讲起了这件事,不忘偷吃几口某安的豆腐。

        大概就是那时候,狮子坠入了爱河吧。他心里如此总结着。

@陌萦 我可能是假的吧。

评论(2)

热度(1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