懒人一个,佛性写作吧。

车上写的脑洞。。。自己理想中的爱情吧

ooc有,轻喷


1


    “您是王,应当在高处俯瞰众生…不……那些渣滓不值


得您低下高贵的头颅!”


         这是创造他的人反复高呼的一句话。


         那是个沧桑的老人,双目里凝聚着疯狂和近乎病


态的虔诚。他身后还有很多人,跪卧,滑稽至极。


         嘉德罗斯本能觉得很吵,虽然是创造者与被创造


者的关系,嘉德罗斯内心并没有类似于“父”,或者


是“主人”的概念,不久地面上就只剩下血和一堆有机


的饱和物。


         安静了。


2

          尽管那堆有机物的前身非常聒噪,不可否认,他


的话的确在理,值得奉行。


          身后只有两个跟随者,勉强上的了眼,但是没必


要费心,没必要。只是比渣滓有那么一点可以区别的


地方而已。

         站在高处的人往往会看到四周的高耸,不过自己


目前还没有,这是唯一遗憾的事情。


         凹凸大赛算是一个契机,最强,或者是弑神,成


为最强。出乎意料的是他遇见了格瑞——值得一战的对


手,还有金。



3


         实在是不明白为什么对手后面会跟着一个渣滓,


格外想要杀死的那一种。面对金的时候,格瑞的温柔


在这个大赛中第一次有迹可寻。


          为什么对一个渣滓施舍不必要的情感呢?


          恶心的傻笑,对于危险的疏忽,还有自以为是的


正义感,最终结果总是别人替他收拾残局。有什么底


气让他站在他的对手身边?


           。啧,影响心情。


4


         混战中,  少年措不及防的跌进了怀里,嘉德罗


斯诧异地看向格瑞。


          “带走他,”他顿了顿,“择日一战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 算是变相的交易吗?不过提出的条件足够诱


人,在勉为其难接受的范围里。


         粗暴的拎起少年的后衣领,他转身就走。少年的


声音喋喋不休“喂,放开我,我要去找格瑞。他有危


险”嘉德罗斯狠狠地颠了一下少年,带着嘲讽“你觉得


大赛第二会需要一个渣…拖油瓶?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 像是被掐住了要害,半天没有听见少年的声


音,良久,他闷闷道“我知道我很弱…可是,我还是想


帮忙……我什么时候可以像你们一样,至少不会帮倒


忙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  大概是少年的感情足够诚挚,他难得没有生气,


半晌,只道:“那就去战斗吧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 继而 一路无言。


         ……


        嘉德罗斯忽然发现,少年很瘦弱,也很柔软。


@陌 诈尸了

         


评论

热度(5)